找回密码  

奉化论坛(奉化信息网)

搜索
查看: 980|回复: 2

连载:民间故事 布袋和尚的生身来历(五)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7-12-22 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华山老道 于 2017-12-22 09:18 编辑

民间故事 布袋和尚的生身来历(五)
奉江




   回头再说董郎中。头天没寻到儿子回来后,他暂时住进族长家。接着一连两天,董郎中和几个年青村民,在县溪两岸各找了几十里路。岸边灌木丛有柴草挂住堆积的地方,都扒开仔细看了。不见有孩儿身,也不见有孩儿襁褓或衣裤等东西。董郎中本想,找到孩儿身后,与孩儿娘一起下葬,现在只好先葬了孩儿娘。为妻办的葬礼很隆重。做了水陆道场,请了吹拉弹唱,办了丧事筵席。出殡那天,全村族人都来送行。妻子的墓,做在村子附近的莲花心山下。在妻子的墓穴旁,同时造了个自己的寿穴。他虽还年轻,但心里已定,这辈子只认这个妻了。

  董郎中没在原住地造屋,另选个地方搭间茅屋住下。一次与村人交谈,一个人说,他曾远远见过房屋杂物,还有只木盆,在水面上漂。董郎中关注了,细细问了一串问题。问木盆有多大,是什么样子,显什么颜色,漂在哪里。根据见者的描述,董郎中断定这是自家的木脚盆。他紧着再问,见到盆里有小孩不。说话的人,一会说没见到,一会说好像有东西在盆里,一会说看不清不知道。董郎中要个明确说法,可是,说的人给不出板上钉钉的话。

  董郎中回到草屋,总想着好像有东西在盆里这句话。想着想着,他把好像想没,只想着漂在最前面的木盆里有小孩,于是生出各种生动的想象。他想象,洪水进屋,木脚盆漂起,妻子把孩子放进盆里,又把木盆推出门外,于是木盆漂进溪流。他又想象,孩子在摇篮里,大水冲进屋,摇篮倾翻,孩子掉出,刚好掉进漂到旁边的木盆,在屋子没倒时,木盆漂出门去,进到溪里。他再想象,妻子抱着孩子没在屋里,是在门外,大水来后,孩子被放进木盆,自己却被水冲倒。不管木盆是从屋里出来还是已在外面,总之孩子得了救。美好的想象之后,却是揪心的失望。且不说孩子怎么进的木盆,就说进了木盆,木盆漂到响水岩,漂到鳖头颈,漂到大立石,漂到象鼻山下旋水龙潭,怎么逃过劫难,他想不出办法。失望之中,眼前浮现出的景象,是豺狼虎豹闻腥而来,把孩儿身拖去吃了。但无论如何,有一只家中木盆漂进溪里,这么着,董郎中的美好想象,总有继续进行的依据。一天晚上,一个梦来了。、

  梦里,父亲见到儿子。儿子斜躺在一朵水花中央,朝他憨笑。他伸出双手去抱。没抱着,儿子仍在前面水花上。他急起直追,可是,两腿使不上劲,迈不开步。儿子又到跟前,一伸双手,还是抱不着,仍在前面水花上。一眨眼,水花消失,儿子在空中飞起,自己也飞起来。忽然,儿子从空中掉下,掉进一间瓦屋,不见了。他自己,已在地上走。瓦屋不大,孤零零的在荒野里。他朝瓦屋走去,总走不进门。他急了,硬往门里撞。扑通一下,他摔倒地上,一惊,醒来了,是个梦。他身上汗渍渍的,这个梦做得好辛苦。

  这个梦,让董郎中回忆和琢磨了几天。他想,找不到孩儿身,没准孩儿被人救走还活着。如果孩儿没活成,脚盆衣服什么的,会被人捡去。他决定,到山里山外许多村庄去打听。一天,他带上盘缠和干粮,背个装有衣被等用物的大布袋,出发了。他下决心,生不见孩儿身,也得见木盆或衣布,怎么也要得点消息来。

  这一带的村子和独户人家,散落在崇山峻岭中,没有宿夜店,寻访路途的艰辛,可想而知。山路盘来绕去,村落相隔挺远,路途有诸多不便。有时,他能在好心人家吃一顿,有时只能在山泉边吃干粮。有时在人家家里过夜,有几次,深更半夜到一小村,他不愿惊动人家,就在屋边草屋柴间里过夜。第二天主人看见,说他见外,得知他是董郎中,更怪他不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情形遇到过。有几次在路边凉亭过夜。更有几次,他找个避风地方歇一歇,在困顿中,竟然抱着大布袋睡到天亮。风餐露宿,没把他吓退;一次又一次不想要的消息,也没让他气馁。想去的地方没到过,他不停脚。

  一天,董郎中见山路边倒着个人。他放下布袋,蹲下察看。一见那人脸颊有颗毛痣,认出是远近闻名的盗贼。他曾光顾过董郎中家,偷了布匹和银子,让董郎中受了破财之痛。眼前这是个仇人,也是个病人。董郎中没去多想,只知道医病救人,是眼前急事。他赶紧望闻问切。盗贼认得董郎中,已没力气说话。董郎中知道是什么病了,但治病的药,有几种只有县城药房有。他先给病人吃点东西,然后把病人背起,找到个路亭放下。在附近山地,董郎中用手搂扒干草干树叶,装进布袋背回,几次下来,地上堆起厚厚一层。他把布袋铺上,让病人躺下,又给盖上被子。董郎中带有瓦罐火石和一些粮食。他捡来干柴升起火,煮了热粥给病人吃,还采了鲜草药熬汤给喝。躺得舒服,肚里有热食和热药,病人感觉,自己死不了了。

  董郎中知道,医这病事不宜迟。一切安顿好后,起身去县城买药。病人挣扎着起来,拖住他不让去,说自己对不住董郎中,说人们巴不得自己死了才好,说自己已经没有活路,把病医过来一样活不下去,说着说着没力气说了。董郎中安慰几句,急冲冲上路去县城。到县城天已大黑,抓完药,急冲冲踏上回程。这晚没有月亮,星光下的大路还好走,进了密林小道,等于摸着黑走。像小孩惨哭似的动物哀嚎,让人毛骨悚然。走夜路已有经历的董郎中,感觉这晚的恐怖,刻骨铭心。后半夜回到路亭,董郎中赶紧熬药给喝。然后,他与仇人同睡一条被下。两人无话,直睡到日上三竿。董郎中伺候病人,不仅花费精力,还花费银子。这样整整伺候十来天,见病人没事了,才决定继续做自己的事。这个盗贼的后话是,从此改邪归正,到一个冷僻的山岙里开荒种地,独自生活。竟然有个女子,追去嫁了他。这件事的流传,让人们更敬董郎中了。

  在崇山峻岭中,董郎中走了很多天。远远的北溪口村也到过,恰巧那蒋姓青年不在,村人也没听他说过什么。老天爷,就这样让他白走一趟。

  县城,是董郎中最后打问的地方。一天,董郎中到县城进个小客栈,要了铺位。然后,他先去熟悉的药铺。此前,他总是急着来快着走,不见坐下与人长聊。虽然,时间久了人头已熟,但三句不离本行,无非问问什么药新来,什么药缺货。这次进药铺,掌柜和伙计见他没给药方,站一旁等着,觉得新鲜。等柜台忙完活,董郎中上前打问。药房掌柜和伙计闻此家难,震惊不已。董郎中进趟这药铺,未得消息,但得个熟人同情,也感觉慰藉。从药房出来,董郎中开始走街穿巷。他不仅挨家挨户打问,遇上迎面而来的老大爷、老奶奶、叔伯婶子、老哥小弟,甚至玩耍的儿童,都要拦住问几句。除了百姓家,还进过县衙大门,大宅院门,城隍庙门。他的问话只是:见过县江里漂下只有婴孩的木盆吗?听说谁家从河里捡到个木盆或小孩吗?很快过去多天,他一无所获。

  一日,他寄托着最后希望,来到县江东岸的沙滩。这里是毛竹买卖市场,竹排从县江上游漂来,又漂去远方,是个消息集中与扩散的地方。他每年也来几次,卖毛竹换些钱,都是当天来得了钱就回。这次,他两手空空,只转悠打问。他认识有些人,大多生人生面。打问结果,依然在他希望之外。他怏怏地离开人群,在江边抬头远望。他看到,在县江西边的对岸,离县城几里处,有些破旧的房舍,那是个小村。在他记忆中,多次来县城,从没去过那里。原因,无非是没事。这次有事了,就剩这个地方没踏足。他得去看一看那最后的地方。

  他过了江。在无望的心情中,有一搭没一搭地走进那片房舍。遇上一个老人走来。他上前拱手致礼,然后开口打问。老人告诉说,他从江里捡回过一只木脚盆,但没有小孩在里。这两句话,头一句让董郎中的心一惊,惊异有了消息;后一句让他的心一沉,沉进无比的悲痛。当到老人家看完木盆,董郎中大失所望,木盆不是他家的。依然没有儿子消息。县城这么大,人这么多,问谁谁都既没见过也没听说过。看起来,儿子命没了,也没漂到县城江面。豺狼虎豹的嗜血恐怖,又在他脑海浮现,除了这个解释,似乎没有别的解释。他坠入绝望的深渊,拖着沉重的双脚,离开这个老人的家。他低着头,看着房屋之间路上的石板,一步一步慢慢地踏过去。结果,他到了一个人生发生转折的地方。




发表于 2017-12-23 08:41 | 显示全部楼层
坐等老道继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3 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您的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地址:
斗门路9幢1号

联系电话:88912181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8:00-17:00
 

QQ| 手机客户端| 奉化论坛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4-81850000 举报邮箱:nb81850@qq.com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Template by Comeings!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浙ICP备12015969号-2|浙B2—20120226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