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奉化论坛(奉化信息网)

搜索
查看: 1008|回复: 0

连载:民间故事 布袋和尚的生身来历(四)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7-12-18 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华山老道 于 2017-12-18 11:33 编辑


布袋和尚的生身来历(四)
奉  江


         县城东北八里长汀村的张重天,一天在田野远处往家走时,天空出现一道雨后彩虹。他发现,彩虹一头在自家村边洪郎潭。这洪郎潭,在县江流到村边的转弯处,是个缓水湾。当走到洪郎潭边看有什么异样,彩虹突然消失。离开时,一抬头发现漂来只木盆,盆里有个婴孩。他赶紧到潭水下方等。站在潭边,眼瞅着木盆慢悠悠漂来,竟然漂到跟前停住。他一阵高兴,把木盆从水中端出。恰这时,小喜胖醒来睁开眼,见到一位大人,咧嘴笑开。真可爱,圆头圆脸,喜眉笑嘴。张重天立时喜欢上,抱着小孩拿着木盆,回到附近的家。

        张重天家是普通农家。他妻子,也喜欢这小孩。虽然,家中已有两个男孩一个女孩,但是,夫妻俩没把这小孩给他人意思,要没亲生父母认领,就收为义子。转眼个把月过去,没见人来找。夫妻俩估摸,是几天大水冲了哪家,小孩有幸保命,父母许是遭难。这孩子既命大又可怜,夫妻俩更添一份怜爱。

        到了五月端午节,家家户户粽子飘香,喜气洋洋。艾草束、菖蒲剑,都挂门上驱妖,雄黄酒点在小孩眉心,用以辟邪护福。这天,张重天很高兴,抱着义子出门溜达。对这小孩,村里人谁见谁喜欢。张重天特意把小可爱抱到洪郎潭边,在那天端起木盆的地方站住,对着小可爱说,告诉我,是从哪里来的。这时过来几个村民,明知故问,问是在这里捞起小孩的吗。张重天听问,眉飞色舞地又把以前情形细说一遍。大家说,张重天积了大德,定有好报。张重天说还没给小孩起名,问是什么名好。大家建议的名字,都太俗气。其中一人换脑筋说,既然小孩来到洪郎潭,就叫张洪郎。有人说好,有人说不好。张重天灵机一动,说小孩从这里起出,就叫“起此”,“张起此”。大家都觉好,因为这名字既新鲜,又有纪念意义。村里有个教书老先生,喜欢帮人起名字。张重天抱着孩子,几个村民凑热闹跟着,去征求意见。张重天开门见山问,起个“张起此”名字怎样。老先生想了一会,说这名字好,那是洪郎回来的意思。原来,这洪郎潭有个传说。早先,长汀村有户人家,后母溺爱亲生儿子,给穿好的吃好的;经常虐待丈夫前妻孩子,让邻居看不下去。小孩冬天没棉袄,夏天没布衫,不让吃饱,却让做重活,稍不顺心就打。小孩很懂事,很勤快,总是逆来顺受。一年夏天下大雨,不知什么事,后娘冒雨追着打,小孩逃到潭边,突然扑通一声跳进水里,转眼不见踪影。不知什么时候起,这个河湾,被叫成洪郎潭。这次漂来个婴孩,从这潭里被救上,所以老先生说,莫非是洪郎投胎哪家又回这里了。张起此这名字,老先生说好,大家更说好。小孩出生到现在,有了正式名字。张起此名字虽取定,村人喜欢叫昵名。换了个地方的昵名,依然是喜胖。谁叫一声喜胖,心里就开心。

        起此在张家开始人生的转折。他早早显出聪慧。人们发现,他的好奇心,铭记性,颖悟性,要超平常小孩。他早早懂事,从小会帮大人干活,长一副好心肠,能见义挺身,也能忍让包容。义父见义子大有前途,特别悉心教养。

        小起此五岁时一天,张重天带他一人到县城逛街,买了一纸袋花生和一张大饼。义父在喜胖面前蹲下,说是全给你吃的,说着掰下一小块饼子塞进义子嘴里。问好吃吗,义子说好吃。义父又剥出两粒花生米,搁在手心让孩子拿。喜胖拿起一粒,先往义父嘴里塞。义父说不吃,义子一定让义父吃。义父只好吃,嚼得津津有味。义子吃了另一粒,吃完说真香。义父还要掰一块饼子,被义子的小手挡住;拿出一颗花生要剥,又被义子放回纸袋。义子说,回家吃,还有哥哥姐姐等着。义父抱起义子,亲着小脸夸说,好孩子,好孩子。旁边注意父子俩的一位大妈,也插进嘴,连说小孩真懂事。大人的夸,让小起此在腼腆中高兴,他把小脑袋埋进义父怀里藏起。张重天向陌生人以笑致谢,抱着孩子回家转了。

        走到村头近处,见路边凉亭地上,躺着个破衣烂衫的人。义子问义父,这人怎么躺地上,那么脏。义父告诉说,他没有家,接着问义子怎么办。义子天真地说,带他到我们家吧。义父听了,摸摸义子的头,说真是好孩子。又听义子问,他闭着眼,睡了吗?张重天看到那人的眼睛和脸,吓了一跳。那人眼窝深陷,面无血色,气息微弱,一副临死的样。听见有人说话,那人睁开眼,有气无力地说,他已快不行,只一个请求,死后别让野狗来吃,把他葬到附近小山,这样他就死无担忧了。那是个讨饭人,听口音是外地的。他告诉说,家乡遭兵祸,家人都死了,就他一人活命逃出,现在也死期临头。张重天说,我到这里了,是天无绝你之命,小孩说了,去我家吧,吃点东西,找郎中看看。起此一听吃点东西,忙把饼子和花生递过去。义父又夸说,真乖。外乡人见是小孩手里东西,怎么也不吃。这倒感动张重天,觉着这是个知理的人。张重天,把这个外乡人背回了家。

        一进家门,小起此首先奔向哥哥姐姐,递上一纸袋花生和缺了一角的饼,不忘解释说,是父亲掰下一块让吃的。这边,由哥哥做主,分饼分花生。那边,张重天夫妇合力,把外乡人安顿在一间空屋床上。过一会,张妻端上一碗从锅底捞起的稠米粥,那原是一家人的晚餐。这个讨饭人,看出这里不是富裕之家,还有四个孩子,于是推托。夫妻俩的热心,还是让他喝了。肚里有了热食,晚上又睡得舒服,不用吃药,两天后就来不少精神。他从床上撑起身,说多谢好心人,他有力气可以走动,不麻烦了,出门继续走路。他说大路朝天,到处是他的家。夫妻俩知道,他走不多远还会倒在路边,诚心诚意留他,让再调养调养。盛情难却,外乡人留下了。

        外乡人对这家小孩的乖,印象深刻。小孩们,没当他是外人。小嘴甜甜地叫他伯伯。三餐吃的,大人端来,小孩把碗筷收拾去。洗脸洗脚完了,盆里的水,也是小孩抬到门外倒掉。对小不点小起此的印象,尤其深刻。收拾碗筷时,他也帮着拿双筷子走;脚盆大,他抬不了,就在旁边搭双小手助力,不让帮忙还不高兴。从小孩看大人,这外乡人心里敬个不已。

        这家人的对待,让外乡人感动到暗暗落泪,良心让他不能继续吃住。第五天半夜,趁一家人熟睡,他悄悄走了。第二天,张重天一家出门去找,找不着了。就这样,外乡人的未来命运,成了张重天一家人的久久惦念。这个外乡人,在凉亭里的临死模样,义父把他背回家的情形,在小起此幼小的心里,留下磨灭不掉的印象。日后,起此一路过凉亭,就会想起一切。

        起此幼时,喜欢到村里私塾玩。这个私塾,在村子宗庙的厢房。小起此,经常坐在厢房外地上,独自玩石子。其实,他一心两用,一边玩,一边在听。那个胡子长长的老先生,让小起此着迷。老先生念的诗赋文章,解释的意思道理,讲的那些人物故事,让小起此感觉这里别有洞天。

        一次,老先生让个调皮学生背书,这孩子背不出。老先生把这学生叫到跟前,拿起戒尺就打。这孩子大叫一声:啊哟!这声大叫,把老先生吓一跳,打第二下轻了点。可是,第二个啊哟声更响。这让老先生的第三下打得更重,啊哟声让所有的孩子听得心惊肉跳。就这样,老先生一下又一下重打,啊哟声一声比一声高,还带哭腔。

        突然,老先生拿戒尺手的袖管,被一双手拉住,低头一看,原来是小起此。小起此仰着脑袋,一脸痛苦样,好像老先生的戒尺,是打在他的手上。小起此是来替挨打的哥哥求饶。只听他说,别打哥哥了,他能帮哥哥背出书来。老先生惊讶万分,他没教过小起此识字,也没教过这篇文章。老先生把戒尺放下。没等同意,调皮鬼哧溜一下回到座位。现在老先生的注意力,全在小起此身上。他抱起小起此放到桌上,让他对着全体学生背。小起此一点不怯场,摇头晃脑,抑扬顿挫,不紧不慢把全文背了下来。老先生听得出神,学生们听得发呆。老先生挑出几个句子让写,小起此一字不错写出,每个字端端正正。老先生在惊奇之下,七问八问问明白了。小起此会背书会解释,是一边玩一边听,凭借记性好悟性强,全记住全懂了。他与小孩们玩时,常捡草棍或树枝,问这个玩伴这句怎么写,问那个玩伴那句怎么写,在地土上照着写过,他就会了。教书人总喜欢聪明小孩。老先生到张重天家,说收下这个学生,但不给张家添负担。义父不敢耽误义子的聪明,赶紧送进私塾读书。不过,张重天按规矩给老先生送去铜钱,或是折成铜钱的粮食。小起此的聪明在村里出了名。为让孩子读好书,张重天专门清出一间房间,做了书房。在书房里,小起此成了哥哥姐姐的小老师。

        小起此从小很爱劳动。大人在地里干活,他拿把小锄头,找块草地学着开地种东西。大人完工回家到河边,他总是抢着帮洗农具。长大些后,他常帮家里看牛,黄昏回家,总是捎带一捆柴草。小伙伴玩耍,有时玩到打架,总是由他出来劝,他总能劝成功。

        起此是个聪明的好孩子,村里没人不夸。起此在张家,这样一年年长大。(待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地址:
斗门路9幢1号

联系电话:88912181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8:00-17:00
 

QQ| 手机客户端| 奉化论坛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4-81850000 举报邮箱:nb81850@qq.com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Template by Comeings!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浙ICP备12015969号-2|浙B2—20120226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