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奉化论坛(奉化信息网)

搜索
查看: 6584|回复: 26

连载:民间故事 布袋和尚的生身来历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7-12-5 09: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华山老道 于 2017-12-20 09:55 编辑

布袋和尚的生身来历


                           
奉  江


         佛寺天王殿正中,坐着布袋弥勒菩萨。他肥头长耳,袒露大肚,口笑眉乐,体态自在,那慈爱亲和的样,谁见谁喜欢、谁敬仰。这尊布袋弥勒菩萨,是奉化布袋和尚形相。这布袋和尚,成了佛教中印度弥勒在中国的化身。

        布袋和尚,原是普通凡人。传说有年奉化县江发大水,一只木盆漂进长汀村前洪郎潭,里面躺个婴孩。一个叫张重天的村民,把婴孩救起,收为义子,取名“起此”,悉心抚养。后来这义子出家做了和尚,被人称为“布袋和尚”。临圆寂前,他说自己是“真弥勒”化身。很多年后,他的形象被塑成布袋弥勒像,端坐在天王殿供人朝拜。

        躺有婴孩的木盆,从县江上游漂流直下,一路有惊无险,事情很有传奇色彩。这婴孩出生在哪里,生身父母是户怎样人家和发生了怎样变故,木盆如何漂流到长汀村,说起来有个曲折的故事。   

        在一千多年前,奉化县江上游大万竹(今大堰)就有个后畈村,周围山连山峰连峰,青竹绿树茂密。村东南有座山叫“荷花心”,村子就在荷花心的山脚下,有条小溪从村旁经过,流向村北面的县溪。这里富庶安宁,乡风淳朴,住着董氏族人。在村东南的小溪旁有三间瓦屋,这就是董承义夫妇的家。

        董承义既耕作又行医,医术高医德好,在乡里口碑满满。他经常上山,对这一带花草藤木,已认个遍、尝过够。他治病认真,不分富人穷人。没钱的穷人来,他不收钱,有时还倒贴。乡人称他董郎中。他胖乎乎的,慈眉善目,和气近人。病人一见他,首先心里受安慰。乡人都尊敬他。

        董承义这支血脉,一直人丁不旺,到他仍是独子。他娶妻多年,已人过三十,还不见妻子有孕。虽然,他用药帮别人得子,可是,用了祖传秘方,又用了寻来偏方,不见药效在自家出现。夫妻俩很着急,不过,日子照常亲热地过。乡人总是说,有大德的人会有大报,一定能得好儿子。夫妻俩听得多盼得多了,一天夜里都做了梦。

        丈夫的梦境很奇妙。先梦见一团五彩的光,光团里有个小孩。他奋力追去,想看个究竟。每次看着要追上,正想看个究竟,却发现离彩光还远。前面的光团和小孩,总是一飘又一飘。追着追着,光团和小孩突然不见,眼前是房屋。定睛一看,那是自家三间瓦屋。他屋里屋外寻个遍,就是找不见。越找越急,一直急得突然醒来。一睁眼,屋里黑洞洞的,自己躺在床上,身边是睡着的妻子。他没惊动妻子,闭上眼睛接着睡。一时间睡不着,总回味刚才的梦。渐渐地,在迷糊中睡了过去。

        妻子的梦境一样奇妙。忽见自家屋顶烟囱,冒出一团白烟。白烟飘来荡去,转圈上升。上升中,颜色变了,红黄绿紫都有。白烟变成一朵彩云,好看极了。彩云在前不远处漂浮。忽然间,彩云上坐个小男孩,胖胖的身,圆圆的脸,笑眯眯的样。她喜欢极了,心想,这就是儿子。她高兴地伸出双手,要把小男孩抱来。可是抱不着。她大步往前走,突然踩着水坑,身子跌跌撞撞。面前是县溪,溪水在流淌。这当儿,小男孩不见了。她以为孩子掉进水里,急得流出眼泪,大声喊叫。这时,猛然醒来,看见身边是丈夫,正问她喊叫什么。她知道了,刚才是个梦。这时天已大亮。

        夫妻俩,各把梦境说了好几遍,觉得是好梦,在床上高兴好久没起来。

        一连几天,夫妻两个在村里走,遇到谁都一脸笑,掩不住心头的喜。可是,这喜只能搁心里,两人不能明说。正好进十二月,两人就借过年说事,说道,快过大年了,一年辛苦到这时候,也该换个高兴。这年的年成好,全村都喜气洋洋忙过年。这么高兴着,送走旧历年,进到新一年。新年的正月元宵未过,丈夫就听妻子说,好像肚里有喜。丈夫懂医,号了妻子脉搏,认定真的有喜了。这对多年的期盼来说,真是喜出望外;对不久前的美梦来说,真是喜到眼前。做丈夫的,对妻子的照顾下足功夫。妻子肚里的喜,一天天变成喜孩。

        阴历九月初九,是这年重阳节。节日前一天入夜,董郎中妻的身子,渐渐出现状况。做丈夫的虽是郎中,这事还得由接生婆办,他赶紧出门去请。回来途中,天上划过一道流星。长长的一道亮,好像天空豁开一道口,有什么天神要下凡。接生婆说,流星这么亮这么长,是个好兆头。又说,天上一颗星,地上一个丁;一定是星宿下凡,是个大星宿。董郎中听了,开心得两眼放光。进了屋,接生婆赶紧做好各种准备。过了半夜,到九月初九子时,一声响亮的婴啼声出,是个儿子。董郎中,急忙把盏油灯放到门口,表示对天地神灵的感谢,对新生命降临的庆祝。接生婆说,这么好的日子这么好的时辰,这个孩子将来了不得。夫妻俩,对接生婆吉言谢了又谢。

        转眼间,婴儿长到百日庆。百日庆日子,正好又在年末十二月。董郎中一家,准备一桌饭菜,请亲朋好友一起庆祝。来客见了婴儿,一个个赞不绝口。婴儿那可爱样,与当娘的梦中见到一样,白白胖胖,圆头圆脸,见来人看他,手动脚蹬,嘴笑眼乐。显然,儿子长相像父亲。夫妻俩已起个小名,叫喜胖。按照乡风民俗,让喜胖坐桌上,再在他面前放些东西,有铜钱糕点等,看他抓什么。大家眼见小喜胖俯下身,什么也没抓,用小手左右划拉,把铜钱和糕点等物,划拉出桌子掉地上。按照抓到的东西说小孩前程,大人没法说了。有个机灵人说,这孩子长大后了不得,了不得到今天谁也说不了。笑声中,大家真把这话往心里去。当夫妻俩抱着小喜胖在村中走过,这个阿叔抱过举一举,那个阿婶抱过亲一亲,似乎要从这个不寻常的小孩身上,借过一些吉兆瑞气。

        又一个开年。喜胖一家,在桃红柳绿的春天里,日子特别舒心快乐。小喜胖,转眼已六个月。在摇篮里,他睡着时的憨态,醒来后的灵动,让一家人怎么看也看不够。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场变故,在这个春天突然降临董郎中家。(待续)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7-12-5 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岳飞遇到洪水是被他娘放在缸里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7-12-5 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唐僧也是这样的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楼主| 发表于 2017-12-6 15: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华山老道 于 2017-12-7 11:09 编辑
臣本不衣 发表于 2017-12-5 09:36
岳飞遇到洪水是被他娘放在缸里漂。



           自古漂流出英雄、漂流出名人,因此,现在漂流成为了一项游乐项目,也是一种祈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楼主| 发表于 2017-12-6 15:56 | 显示全部楼层


       唐僧师傅的出处,还有待考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7-12-18 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按风俗,抓周应该在一周岁过生日时,过百日,小孩能坐得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7-12-19 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布袋和尚的生身来历(二)

奉  江


         这年春天,有几天连下大雨。一天蒙蒙亮,窗外有雨声,董郎中还在床上。忽然有人敲门急促。他起床一拔门闩,门被推开。眼前是隔溪对岸大堰村的王书生,一副失魂落魄样。王书生告诉说,小儿子得了急病,已经叫不应喊不醒。董郎中闻声,急忙准备医家东西。正要走时,小喜胖忽然哇的一声哭开。儿子从没早醒哭过。做父亲的,赶紧回到儿子身边,弯下腰贴贴脸。小喜胖立时不哭了。当父亲一离开,儿子又哭开。要在平时,父亲一定抱起哄哄,眼下没时间,只能再去贴贴脸。一贴脸,哭声没了。可是一离开,又是揪心的哭。第三次,做父亲的贴脸后,说句等会回来抱抱你的话,心一横,穿上蓑衣戴上笠帽带上工具,出门跟王书生走了。

        从后畈村到大堰村,要过溪中石板桥。这天,溪里黄泥水翻滚,来势汹涌,去势浩荡。水快涨到桥的石板。这么大水势,董郎中从没见过。这石桥,虽经以前大水考验,但眼前景象,还是让人心里发寒。要是走上去桥垮,那是回不来家了。王书生义无反顾走上桥去。董郎中没半点犹豫,跟着上了桥。在大水中的石板桥稳立不动,他俩顺利通过了。

        到王书生家,见小孩躺床上,依然口眼紧闭。董郎中即刻掐急救穴。小孩动起嘴唇,一会睁开了眼。问些情况后,知道是什么急病。他告诉说能治,这让病孩的父母得到莫大安慰。他必须到远处高山采几种草药,让耐心等着,说完急匆匆出门去,很快消失在大雨中。一路上,他心急如焚,除了挂念病孩,还挂念要他贴脸的喜胖。两个挂念,让他忘记走山路的累。

        风又刮大,雨又下大。那雨水,像大海翻转倾倒下来。一眼望去的密雨,白茫茫一片,看不清远山,分不出天地。山土已经蓄足水。这时下来的雨水,到处形成细流,细流汇成粗流,粗流让涧水涨起,在落差大的地方发出咆哮。爬坡攀岩多了难度,有的路被水流阻断,他只好绕道,还要避蛇躲蜂,让采药的他,在跌跌爬爬中吃尽苦头。好不容易到了地方,采齐想要的草药,他用野藤捆了一捆。因为来时没吃早饭,回家路上,饿得乏力,但急切的心,仍让他步不敢慢。途中,借几块巨石,他跳过一条涨水的沟溪。刚上到另一面山坡,忽听后面传来哗啦啦轰隆隆的响。回头一看,他吓得一时没喘气。对面山坡,有一大片泥土石头和草木,随着山体胀出的水纷纷滑落,落到沟里与涧水一起,形成股洪流冲下。原来的山坡,出现个巨大凹坑,露出一片黄泥。他逃过一劫,直庆幸自己。恰这时,老天好像精疲力竭,风没了劲,雨点没能再掉下。

        董郎中加快脚步,横过一个山坡,到了山梁上。脚下是下山的羊肠小道。这条小道,泥土已被迅速而来的水流冲开,变成小溪,让他行路艰难。他既想走好,又想走快,在滑跌中反而走慢。冷不防吹来一阵邪风,把笠帽吹落,眨眼间,笠帽飞到山梁下好远。去捡没时间。他蹚着水,滑着步,在多加小心中,下山越走越快。

        走着走着,能看到山下的王书生房屋,能看到溪中的黄水滚流。还好,石桥仍在,他松口气。当往溪对岸看时,顿觉大事不好,怎么村边有一溜黄泥下到县溪。忽然间,发现自家的三间屋不见了!许多人都在屋基地扒寻什么。激烈的心跳,几乎让他气断,两腿一软,瘫坐在地。天大的灾难,落到头上。他没晕过去,一下子大声哭开,呼喊着妻子,呼喊着儿子。忽而,他腾地一下站起,向山下冲去,要去找那已经不见的家。没冲多远,又回头上奔。那里有捆草药!草药在刚才呼天抢地的地方,还有锄头和刀。他迅速拿起一切,又朝山下冲去。

        董郎中,到山下没往溪边冲,直奔王书生家。到门前,听屋里喊声夹着哭声。董郎中满脸是水,急忙推门进去。王书生一见董郎中,大声哭了。他让董郎中赶紧回家去看,先别管这里,告诉说,后畈村他家的房子已被山洪冲没,家里人已不知去向。董郎中说,他已在山上看到一切。王书生这才发现,董郎中满脸是泪水,不是雨水。董郎中没听王书生,赶紧去看病孩。小孩眼珠在翻白。他即刻又掐救命穴。这孩子命硬,又从鬼门关回来。赶紧熬药。终于将药汤灌进小孩的嘴。董郎中告诉说,小孩不再有事,再喝几天就能好。这话,让病孩父母的惊吓消去。董郎中见小孩已没事,推门急出,王书生紧跟着,向石桥奔去。

        后畈村旁的小溪,从山沟里流来。山沟里一处山坡,今早泥土石头落下,在沟里筑起一道堰,一上午的雨水灌出个大水塘。近中午,云开雨停。在各家吃午饭时分,那苏松的土堰,承受不住堰顶漫水垮坍,洪水立时下泄,灾难突然发生。这洪水,推着溪中涨水冲下。洪水来是一股,在村旁过时,竟没惊动吃午饭的各家。离村一旁的董郎中家,难逃厄运了。抱着襁褓中孩子吃饭的喜胖娘,先是见地上涌进水,她机灵,立刻起身奔到门外。没等看清什么,身后传来墙倒屋坍声。冲来的水让她站立不住,恰巧家里一只大木脚盆冲到跟前,把孩子往里放的同时,她也倒进水里。刹那间,凶猛的洪峰到达,将她卷离人间。过一会,有人出门才发现董郎中家遭难,房屋杂物已在县溪水面远处漂。在他的大叫声中,村人纷纷跑出门外,跑到董郎中家屋基地上,地上只是一片黄泥。

        在大水冲击着的石板桥上,董郎中和王书生跑了过来。在祖屋已变成一片黄泥的地上,喜胖父痛不欲生。喜胖娘没被洪水冲进县溪,搁住在溪岸的一丛灌木里。董郎中到时,村人已将喜胖娘冲净盖上被子,放在一块门板上。董郎中,先是趴在妻子身上嚎啕大哭。哭一阵后,他跪倒泥浆中,使劲地扒,想能扒着儿子。大家劝他别扒了,说该扒的地方都已扒过。最后,董郎中到屋基的一处地方,挖出两个装银子铜钱的瓦罐。这钱,都是留给喜胖的,将来作买山买田造屋娶媳妇用。他将这两个罐子,交给族长保管。

        董郎中突然站起,顺县溪向下跑去,王书生和几个村民紧后跟上。谁都明白,要去寻找喜胖。董郎中追着滚滚而去的黄流跑着。一边跑,一边搜寻水面。有大木头漂下去;有木桶木盆漂下去。他想到山洪的可怕,哭着喊着喜胖。凄惨的声音,随着洪流往下传去,跟着的人,听得撕心裂肺。大家保护着他,怕他一不小心掉溪里,劝说他当心自己身体。王书生知道,董郎中从出门到现在,滴水未进,粒饭未咽。王书生劝他回家吃饭。董郎中哪有心情哪有胃口,没答话,继续奔着、呼喊着。天黑后,悲痛至极的董郎中,带着今天出门前妻子的音容,带着儿子的哭声和与儿子贴脸的感觉,被搀回村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7-12-19 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布袋和尚的生身来历(三)
奉  江



         襁褓里的喜胖,被娘放进木盆后仰躺着。初来的洪水,把木盆浮起向下推送,第一次推力,差点把木盆推翻。下面县溪近,木盆左倾右侧几下,很快进入溪流。跟着木盆进入溪里的,还有屋柱木梁门板窗扇,桌椅板凳晾衣竹竿。这时候,靠溪岸的水流比较平缓,洪水到此,没了势头。木盆不再倾侧,顺着洪水余力前漂。遇上主水道水流,木盆转了几下,随流向下漂去。这时间,谁也没发现小喜胖躺在木盆里。涨水的流速很快,一会工夫,木盆漂下老远,这时候,人在远处看木盆,是个影了。

        开始,溪面比较宽阔,木盆漂流平稳。在木盆的晃晃悠悠中,婴孩的感觉如在摇篮一样,好是舒服。仰躺着的喜胖,看见高天层云,看见掠过的水鸟,在襁褓里手动脚蹬,露出可爱的笑,有时发出声音,表露他的激动。小喜胖,高高兴兴受着命运的摆布,向山外的未知世界漂去。

        不一会,木盆漂到叫响水岩的地方。响水岩上凸下凹,大水冲到一撞,发出轰隆一声。在响声中,腾起一个巨大水柱,向来水方向回翻,溅出白沫,又飞出水珠。木盆随着水流,照直向响水岩漂去。就要发生的事情,是木盆撞碎,在腾起翻转的水柱中,飞起散落;可爱的小喜胖,在不会说话之前,永远不出声了。忽然间,响水岩处发出嘭的一声响。不是木盆撞上,是响水岩那块凸出的巨岩,裂离山体,跌落水中,激起一圈白色的水花,接着漾开一层层波浪。这波浪,把木盆倒推几个晃荡,木盆离开主水流,进入缓缓的边流漂下。那些跟着而来的房屋材料和杂物,慢了一步,到响水岩处撞过后,继续漂下。小喜胖命大,在这里逃过一劫。

        又是宽阔平流的水面。木盆回到晃晃悠悠里。小喜胖一直未哭。离家前,娘已经让他吃饱奶,他现在精神十足。前面是天蛇山对着鳖头颈山。高涨的溪水,顺天蛇山脚流,冲向鳖头颈。鳖头颈后是一横高耸直立的岩壁,水流折弯斜冲到这里,拍壁起浪。前方又是岩壁,木盆随着水流向岩壁漂去。就要发生的事情,又是木盆撞上岩壁,然后翻转倒扣,小喜胖看不见天空了。忽然间,岩壁上方的山上,有一小片树林,被一股不大的山洪冲下,落进溪里。大树小树你拉我扯成一团,被溪水边岩缝里横长的一棵树挂住。涨水冲进枝枝杈杈的一团树木里,势头锐减。这时木盆刚好漂到这里,先被一棵大树的树冠拦住,春天里鲜嫩的一枝绿叶伸进木盆,在小喜胖眼前逗晃。一会儿,嫩枝叶移开,树冠把木盆推到主水道外侧,让木盆改道漂下。后到的房屋杂物,纷纷插进拉扯在一起的树木。这一大团树木,在水流的作用下增大下行力量,过一会,终于摆脱横伸树枝的拉扯,一沉一浮漂动起来。这里刚漂动,木盆已漂出一段距离,漂进到鳖头前面的缓水湾。木盆在这里回转一圈,又进入下行水流,继续漂去。后来的树木及房屋杂物,大部分在水湾岸边的一些地方搁住,有些转了几圈后又漂下,这一耽搁,杂物离漂去的木盆远了。小喜胖在此命不该绝。木盆又一次告别劫难,离开两个折弯的溪流,开始下一段历险旅程。

        木盆进入横山水道。水在狭长的山谷中流淌,速度加快,木盆的漂像在水面滑行。水道中段,立有一块巨石,流水撞石后,分为两股。这巨石,成了木盆里喜胖的鬼门关。不知什么时候,木盆进入中流,这中流水直通鬼门关。就这样,木盆向鬼门关漂去。结果撞着了,是撞着一条好大的笋壳斑蛇!这条大蛇,被一股聚足的山水冲下,进到溪里。大蛇奋力挣扎,向对岸游渡。刚到中流,蛇身被漂下的木盆撞个正着。木盆,被撞弯的蛇身带动几下,在蛇尾处滑离,同时也就离开中流进入侧流。于是,木盆在大立石一侧顺利漂下。又一个劫难,被再次抛开。这里,仍然不是小喜胖命数到头的地方。

        很快,木盆漂出横山水道,进入山开地阔的平谷,在平稳的水流中漂流。水流出谷的地方,在楼岩村边。到这里,木盆漂有四十多里水路。两岸山上没人走过,有田地的地方,几个劳作的人只低头看土。这么长的水路上,竟无一人带眼木盆婴儿在溪中漂过。但到楼岩这里,一个人有缘与木盆婴孩相遇。

        隔山远处的北溪口村,有个蒋姓青年,这天出门路过楼岩村。楼岩村附近的象鼻山下,有个旋水龙潭。青年人路过这里,停步看一堆稻草被吞入漩涡。当他要离开时,忽然发现上方漂下只木盆,里面还有襁褓婴儿!青年人惊了,急忙走进潭边水里,两眼紧盯着木盆。木盆先进入对面的环流,向这边转来。青年人以为,木盆要来到跟前。他想把身体往前挪一挪,在雨后浑浊的水中,用一只脚往前试探。这一探让他吓一跳,一步之前深不着底。他没敢往前,也没后退,继续紧盯着木盆转过来。他弯腰前倾伸手,就差那么一点,没够着,木盆转过去了。他看清楚,婴儿好可爱,还冲他一笑。当再转过圈,木盆离他远去,离漩涡中心近去。青年人的心,急得砰砰跳。他回过头,看能找到什么帮手东西,可什么也没见着。青年人,急得冒出汗来。节骨眼上,有根长长的晒衣竹竿,漂下进了旋流。转过来的竹竿,正好让青年人抓着。他赶忙用竹竿又是钩又是捅。在竹竿向前捅时,一不小心,前脚踩进深潭,身体向前倾倒。这当儿,竹竿顺势一个大捅,把木盆捅出旋流。青年他,扑通一声掉进水里,竹竿也撒手了。幸好会游泳,幸好在旋流外边,他很快游回,浑身湿漉漉地上了岸。他看到,木盆已离开旋流,悠悠然向下漂去。多亏蒋姓青年,也多亏那根竹竿!说起那根竹竿,是喜胖自家的。竹竿在鳖头颈的杂树里耽搁一会,这才晚到这里,好在晚到得恰是时候。蒋姓青年上岸后,还向木盆追去。追着追着,路要过溪,溪中大水高高没过礅步石,前行路断了,他只好目送木盆远去,直至看不见。这是喜胖最后的一个命运之坎,他就这样过了!

        躺在木盆里的喜胖,出了这个连绵群山的豁口,进入平原水道,不再有险。也许是到了该睡的时候,也许是平原河道平稳水流给的舒服,小喜胖睡着了。木盆悠悠然漂着。大雨后涨水,多处过溪的路不通,路上没有行人。木盆漂过县城外一座大桥,桥上正好无人经过。木盆里的小喜胖,从楼岩村又漂下二十多里,最终向他命里注定的地方漂去。(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7-12-19 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布袋和尚的生身来历(四)
奉  江


         县城东北八里长汀村的张重天,一天在田野远处往家走时,天空出现一道雨后彩虹。他发现,彩虹一头在自家村边洪郎潭。这洪郎潭,在县江流到村边的转弯处,是个缓水湾。当走到洪郎潭边看有什么异样,彩虹突然消失。离开时,一抬头发现漂来只木盆,盆里有个婴孩。他赶紧到潭水下方等。站在潭边,眼瞅着木盆慢悠悠漂来,竟然漂到跟前停住。他一阵高兴,把木盆从水中端出。恰这时,小喜胖醒来睁开眼,见到一位大人,咧嘴笑开。真可爱,圆头圆脸,喜眉笑嘴。张重天立时喜欢上,抱着小孩拿着木盆,回到附近的家。

        张重天家是普通农家。他妻子,也喜欢这小孩。虽然,家中已有两个男孩一个女孩,但是,夫妻俩没把这小孩给他人意思,要没亲生父母认领,就收为义子。转眼个把月过去,没见人来找。夫妻俩估摸,是几天大水冲了哪家,小孩有幸保命,父母许是遭难。这孩子既命大又可怜,夫妻俩更添一份怜爱。

        到了五月端午节,家家户户粽子飘香,喜气洋洋。艾草束、菖蒲剑,都挂门上驱妖,雄黄酒点在小孩眉心,用以辟邪护福。这天,张重天很高兴,抱着义子出门溜达。对这小孩,村里人谁见谁喜欢。张重天特意把小可爱抱到洪郎潭边,在那天端起木盆的地方站住,对着小可爱说,告诉我,是从哪里来的。这时过来几个村民,明知故问,问是在这里捞起小孩的吗。张重天听问,眉飞色舞地又把以前情形细说一遍。大家说,张重天积了大德,定有好报。张重天说还没给小孩起名,问是什么名好。大家建议的名字,都太俗气。其中一人换脑筋说,既然小孩来到洪郎潭,就叫张洪郎。有人说好,有人说不好。张重天灵机一动,说小孩从这里起出,就叫“起此”,“张起此”。大家都觉好,因为这名字既新鲜,又有纪念意义。村里有个教书老先生,喜欢帮人起名字。张重天抱着孩子,几个村民凑热闹跟着,去征求意见。张重天开门见山问,起个“张起此”名字怎样。老先生想了一会,说这名字好,那是洪郎回来的意思。原来,这洪郎潭有个传说。早先,长汀村有户人家,后母溺爱亲生儿子,给穿好的吃好的;经常虐待丈夫前妻孩子,让邻居看不下去。小孩冬天没棉袄,夏天没布衫,不让吃饱,却让做重活,稍不顺心就打。小孩很懂事,很勤快,总是逆来顺受。一年夏天下大雨,不知什么事,后娘冒雨追着打,小孩逃到潭边,突然扑通一声跳进水里,转眼不见踪影。不知什么时候起,这个河湾,被叫成洪郎潭。这次漂来个婴孩,从这潭里被救上,所以老先生说,莫非是洪郎投胎哪家又回这里了。张起此这名字,老先生说好,大家更说好。小孩出生到现在,有了正式名字。张起此名字虽取定,村人喜欢叫昵名。换了个地方的昵名,依然是喜胖。谁叫一声喜胖,心里就开心。

        起此在张家开始人生的转折。他早早显出聪慧。人们发现,他的好奇心,铭记性,颖悟性,要超平常小孩。他早早懂事,从小会帮大人干活,长一副好心肠,能见义挺身,也能忍让包容。义父见义子大有前途,特别悉心教养。

        小起此五岁时一天,张重天带他一人到县城逛街,买了一纸袋花生和一张大饼。义父在喜胖面前蹲下,说是全给你吃的,说着掰下一小块饼子塞进义子嘴里。问好吃吗,义子说好吃。义父又剥出两粒花生米,搁在手心让孩子拿。喜胖拿起一粒,先往义父嘴里塞。义父说不吃,义子一定让义父吃。义父只好吃,嚼得津津有味。义子吃了另一粒,吃完说真香。义父还要掰一块饼子,被义子的小手挡住;拿出一颗花生要剥,又被义子放回纸袋。义子说,回家吃,还有哥哥姐姐等着。义父抱起义子,亲着小脸夸说,好孩子,好孩子。旁边注意父子俩的一位大妈,也插进嘴,连说小孩真懂事。大人的夸,让小起此在腼腆中高兴,他把小脑袋埋进义父怀里藏起。张重天向陌生人以笑致谢,抱着孩子回家转了。

        走到村头近处,见路边凉亭地上,躺着个破衣烂衫的人。义子问义父,这人怎么躺地上,那么脏。义父告诉说,他没有家,接着问义子怎么办。义子天真地说,带他到我们家吧。义父听了,摸摸义子的头,说真是好孩子。又听义子问,他闭着眼,睡了吗?张重天看到那人的眼睛和脸,吓了一跳。那人眼窝深陷,面无血色,气息微弱,一副临死的样。听见有人说话,那人睁开眼,有气无力地说,他已快不行,只一个请求,死后别让野狗来吃,把他葬到附近小山,这样他就死无担忧了。那是个讨饭人,听口音是外地的。他告诉说,家乡遭兵祸,家人都死了,就他一人活命逃出,现在也死期临头。张重天说,我到这里了,是天无绝你之命,小孩说了,去我家吧,吃点东西,找郎中看看。起此一听吃点东西,忙把饼子和花生递过去。义父又夸说,真乖。外乡人见是小孩手里东西,怎么也不吃。这倒感动张重天,觉着这是个知理的人。张重天,把这个外乡人背回了家。

        一进家门,小起此首先奔向哥哥姐姐,递上一纸袋花生和缺了一角的饼,不忘解释说,是父亲掰下一块让吃的。这边,由哥哥做主,分饼分花生。那边,张重天夫妇合力,把外乡人安顿在一间空屋床上。过一会,张妻端上一碗从锅底捞起的稠米粥,那原是一家人的晚餐。这个讨饭人,看出这里不是富裕之家,还有四个孩子,于是推托。夫妻俩的热心,还是让他喝了。肚里有了热食,晚上又睡得舒服,不用吃药,两天后就来不少精神。他从床上撑起身,说多谢好心人,他有力气可以走动,不麻烦了,出门继续走路。他说大路朝天,到处是他的家。夫妻俩知道,他走不多远还会倒在路边,诚心诚意留他,让再调养调养。盛情难却,外乡人留下了。

        外乡人对这家小孩的乖,印象深刻。小孩们,没当他是外人。小嘴甜甜地叫他伯伯。三餐吃的,大人端来,小孩把碗筷收拾去。洗脸洗脚完了,盆里的水,也是小孩抬到门外倒掉。对小不点小起此的印象,尤其深刻。收拾碗筷时,他也帮着拿双筷子走;脚盆大,他抬不了,就在旁边搭双小手助力,不让帮忙还不高兴。从小孩看大人,这外乡人心里敬个不已。

        这家人的对待,让外乡人感动到暗暗落泪,良心让他不能继续吃住。第五天半夜,趁一家人熟睡,他悄悄走了。第二天,张重天一家出门去找,找不着了。就这样,外乡人的未来命运,成了张重天一家人的久久惦念。这个外乡人,在凉亭里的临死模样,义父把他背回家的情形,在小起此幼小的心里,留下磨灭不掉的印象。日后,起此一路过凉亭,就会想起一切。

        起此幼时,喜欢到村里私塾玩。这个私塾,在村子宗庙的厢房。小起此,经常坐在厢房外地上,独自玩石子。其实,他一心两用,一边玩,一边在听。那个胡子长长的老先生,让小起此着迷。老先生念的诗赋文章,解释的意思道理,讲的那些人物故事,让小起此感觉这里别有洞天。

        一次,老先生让个调皮学生背书,这孩子背不出。老先生把这学生叫到跟前,拿起戒尺就打。这孩子大叫一声:啊哟!这声大叫,把老先生吓一跳,打第二下轻了点。可是,第二个啊哟声更响。这让老先生的第三下打得更重,啊哟声让所有的孩子听得心惊肉跳。就这样,老先生一下又一下重打,啊哟声一声比一声高,还带哭腔。

        突然,老先生拿戒尺手的袖管,被一双手拉住,低头一看,原来是小起此。小起此仰着脑袋,一脸痛苦样,好像老先生的戒尺,是打在他的手上。小起此是来替挨打的哥哥求饶。只听他说,别打哥哥了,他能帮哥哥背出书来。老先生惊讶万分,他没教过小起此识字,也没教过这篇文章。老先生把戒尺放下。没等同意,调皮鬼哧溜一下回到座位。现在老先生的注意力,全在小起此身上。他抱起小起此放到桌上,让他对着全体学生背。小起此一点不怯场,摇头晃脑,抑扬顿挫,不紧不慢把全文背了下来。老先生听得出神,学生们听得发呆。老先生挑出几个句子让写,小起此一字不错写出,每个字端端正正。老先生在惊奇之下,七问八问问明白了。小起此会背书会解释,是一边玩一边听,凭借记性好悟性强,全记住全懂了。他与小孩们玩时,常捡草棍或树枝,问这个玩伴这句怎么写,问那个玩伴那句怎么写,在地土上照着写过,他就会了。教书人总喜欢聪明小孩。老先生到张重天家,说收下这个学生,但不给张家添负担。义父不敢耽误义子的聪明,赶紧送进私塾读书。不过,张重天按规矩给老先生送去铜钱,或是折成铜钱的粮食。小起此的聪明在村里出了名。为让孩子读好书,张重天专门清出一间房间,做了书房。在书房里,小起此成了哥哥姐姐的小老师。

        小起此从小很爱劳动。大人在地里干活,他拿把小锄头,找块草地学着开地种东西。大人完工回家到河边,他总是抢着帮洗农具。长大些后,他常帮家里看牛,黄昏回家,总是捎带一捆柴草。小伙伴玩耍,有时玩到打架,总是由他出来劝,他总能劝成功。

        起此是个聪明的好孩子,村里没人不夸。起此在张家,这样一年年长大。(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9 20:06 | 显示全部楼层
戆大 发表于 2017-12-18 21:03
按风俗,抓周应该在一周岁过生日时,过百日,小孩能坐得起?

首先,感谢您的关注!
1、这是老道的一位本家写的,作者有他自己的想法;
2、奉化是一个地域文化很丰富的地方,虽然大同小异,但各有不同;
3、俗话有三挨六坐的说法,在孩童百日的时候,挨着应该可以坐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7-12-23 08:18 | 显示全部楼层
布袋和尚的本家姓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3 11:12 | 显示全部楼层
逍遥居士 发表于 2017-12-23 08:18
布袋和尚的本家姓董

正在考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7-12-23 2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民间故事 布袋和尚的生身来历(五)
奉江

        回头再说董郎中。头天没寻到儿子回来后,他暂时住进族长家。接着一连两天,董郎中和几个年青村民,在县溪两岸各找了几十里路。岸边灌木丛有柴草挂住堆积的地方,都扒开仔细看了。不见有孩儿身,也不见有孩儿襁褓或衣裤等东西。董郎中本想,找到孩儿身后,与孩儿娘一起下葬,现在只好先葬了孩儿娘。为妻办的葬礼很隆重。做了水陆道场,请了吹拉弹唱,办了丧事筵席。出殡那天,全村族人都来送行。妻子的墓,做在村子附近的莲花心山下。在妻子的墓穴旁,同时造了个自己的寿穴。他虽还年轻,但心里已定,这辈子只认这个妻了。

  董郎中没在原住地造屋,另选个地方搭间茅屋住下。一次与村人交谈,一个人说,他曾远远见过房屋杂物,还有只木盆,在水面上漂。董郎中关注了,细细问了一串问题。问木盆有多大,是什么样子,显什么颜色,漂在哪里。根据见者的描述,董郎中断定这是自家的木脚盆。他紧着再问,见到盆里有小孩不。说话的人,一会说没见到,一会说好像有东西在盆里,一会说看不清不知道。董郎中要个明确说法,可是,说的人给不出板上钉钉的话。

  董郎中回到草屋,总想着好像有东西在盆里这句话。想着想着,他把好像想没,只想着漂在最前面的木盆里有小孩,于是生出各种生动的想象。他想象,洪水进屋,木脚盆漂起,妻子把孩子放进盆里,又把木盆推出门外,于是木盆漂进溪流。他又想象,孩子在摇篮里,大水冲进屋,摇篮倾翻,孩子掉出,刚好掉进漂到旁边的木盆,在屋子没倒时,木盆漂出门去,进到溪里。他再想象,妻子抱着孩子没在屋里,是在门外,大水来后,孩子被放进木盆,自己却被水冲倒。不管木盆是从屋里出来还是已在外面,总之孩子得了救。美好的想象之后,却是揪心的失望。且不说孩子怎么进的木盆,就说进了木盆,木盆漂到响水岩,漂到鳖头颈,漂到大立石,漂到象鼻山下旋水龙潭,怎么逃过劫难,他想不出办法。失望之中,眼前浮现出的景象,是豺狼虎豹闻腥而来,把孩儿身拖去吃了。但无论如何,有一只家中木盆漂进溪里,这么着,董郎中的美好想象,总有继续进行的依据。一天晚上,一个梦来了。、

  梦里,父亲见到儿子。儿子斜躺在一朵水花中央,朝他憨笑。他伸出双手去抱。没抱着,儿子仍在前面水花上。他急起直追,可是,两腿使不上劲,迈不开步。儿子又到跟前,一伸双手,还是抱不着,仍在前面水花上。一眨眼,水花消失,儿子在空中飞起,自己也飞起来。忽然,儿子从空中掉下,掉进一间瓦屋,不见了。他自己,已在地上走。瓦屋不大,孤零零的在荒野里。他朝瓦屋走去,总走不进门。他急了,硬往门里撞。扑通一下,他摔倒地上,一惊,醒来了,是个梦。他身上汗渍渍的,这个梦做得好辛苦。

  这个梦,让董郎中回忆和琢磨了几天。他想,找不到孩儿身,没准孩儿被人救走还活着。如果孩儿没活成,脚盆衣服什么的,会被人捡去。他决定,到山里山外许多村庄去打听。一天,他带上盘缠和干粮,背个装有衣被等用物的大布袋,出发了。他下决心,生不见孩儿身,也得见木盆或衣布,怎么也要得点消息来。

  这一带的村子和独户人家,散落在崇山峻岭中,没有宿夜店,寻访路途的艰辛,可想而知。山路盘来绕去,村落相隔挺远,路途有诸多不便。有时,他能在好心人家吃一顿,有时只能在山泉边吃干粮。有时在人家家里过夜,有几次,深更半夜到一小村,他不愿惊动人家,就在屋边草屋柴间里过夜。第二天主人看见,说他见外,得知他是董郎中,更怪他不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情形遇到过。有几次在路边凉亭过夜。更有几次,他找个避风地方歇一歇,在困顿中,竟然抱着大布袋睡到天亮。风餐露宿,没把他吓退;一次又一次不想要的消息,也没让他气馁。想去的地方没到过,他不停脚。

  一天,董郎中见山路边倒着个人。他放下布袋,蹲下察看。一见那人脸颊有颗毛痣,认出是远近闻名的盗贼。他曾光顾过董郎中家,偷了布匹和银子,让董郎中受了破财之痛。眼前这是个仇人,也是个病人。董郎中没去多想,只知道医病救人,是眼前急事。他赶紧望闻问切。盗贼认得董郎中,已没力气说话。董郎中知道是什么病了,但治病的药,有几种只有县城药房有。他先给病人吃点东西,然后把病人背起,找到个路亭放下。在附近山地,董郎中用手搂扒干草干树叶,装进布袋背回,几次下来,地上堆起厚厚一层。他把布袋铺上,让病人躺下,又给盖上被子。董郎中带有瓦罐火石和一些粮食。他捡来干柴升起火,煮了热粥给病人吃,还采了鲜草药熬汤给喝。躺得舒服,肚里有热食和热药,病人感觉,自己死不了了。

  董郎中知道,医这病事不宜迟。一切安顿好后,起身去县城买药。病人挣扎着起来,拖住他不让去,说自己对不住董郎中,说人们巴不得自己死了才好,说自己已经没有活路,把病医过来一样活不下去,说着说着没力气说了。董郎中安慰几句,急冲冲上路去县城。到县城天已大黑,抓完药,急冲冲踏上回程。这晚没有月亮,星光下的大路还好走,进了密林小道,等于摸着黑走。像小孩惨哭似的动物哀嚎,让人毛骨悚然。走夜路已有经历的董郎中,感觉这晚的恐怖,刻骨铭心。后半夜回到路亭,董郎中赶紧熬药给喝。然后,他与仇人同睡一条被下。两人无话,直睡到日上三竿。董郎中伺候病人,不仅花费精力,还花费银子。这样整整伺候十来天,见病人没事了,才决定继续做自己的事。这个盗贼的后话是,从此改邪归正,到一个冷僻的山岙里开荒种地,独自生活。竟然有个女子,追去嫁了他。这件事的流传,让人们更敬董郎中了。

  在崇山峻岭中,董郎中走了很多天。远远的北溪口村也到过,恰巧那蒋姓青年不在,村人也没听他说过什么。老天爷,就这样让他白走一趟。

  县城,是董郎中最后打问的地方。一天,董郎中到县城进个小客栈,要了铺位。然后,他先去熟悉的药铺。此前,他总是急着来快着走,不见坐下与人长聊。虽然,时间久了人头已熟,但三句不离本行,无非问问什么药新来,什么药缺货。这次进药铺,掌柜和伙计见他没给药方,站一旁等着,觉得新鲜。等柜台忙完活,董郎中上前打问。药房掌柜和伙计闻此家难,震惊不已。董郎中进趟这药铺,未得消息,但得个熟人同情,也感觉慰藉。从药房出来,董郎中开始走街穿巷。他不仅挨家挨户打问,遇上迎面而来的老大爷、老奶奶、叔伯婶子、老哥小弟,甚至玩耍的儿童,都要拦住问几句。除了百姓家,还进过县衙大门,大宅院门,城隍庙门。他的问话只是:见过县江里漂下只有婴孩的木盆吗?听说谁家从河里捡到个木盆或小孩吗?很快过去多天,他一无所获。

  一日,他寄托着最后希望,来到县江东岸的沙滩。这里是毛竹买卖市场,竹排从县江上游漂来,又漂去远方,是个消息集中与扩散的地方。他每年也来几次,卖毛竹换些钱,都是当天来得了钱就回。这次,他两手空空,只转悠打问。他认识有些人,大多生人生面。打问结果,依然在他希望之外。他怏怏地离开人群,在江边抬头远望。他看到,在县江西边的对岸,离县城几里处,有些破旧的房舍,那是个小村。在他记忆中,多次来县城,从没去过那里。原因,无非是没事。这次有事了,就剩这个地方没踏足。他得去看一看那最后的地方。

  他过了江。在无望的心情中,有一搭没一搭地走进那片房舍。遇上一个老人走来。他上前拱手致礼,然后开口打问。老人告诉说,他从江里捡回过一只木脚盆,但没有小孩在里。这两句话,头一句让董郎中的心一惊,惊异有了消息;后一句让他的心一沉,沉进无比的悲痛。当到老人家看完木盆,董郎中大失所望,木盆不是他家的。依然没有儿子消息。县城这么大,人这么多,问谁谁都既没见过也没听说过。看起来,儿子命没了,也没漂到县城江面。豺狼虎豹的嗜血恐怖,又在他脑海浮现,除了这个解释,似乎没有别的解释。他坠入绝望的深渊,拖着沉重的双脚,离开这个老人的家。他低着头,看着房屋之间路上的石板,一步一步慢慢地踏过去。结果,他到了一个人生发生转折的地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26 08:25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道:连载继续,等着听你讲故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6 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高山流水遇知音 发表于 2017-12-26 08:25
老道:连载继续,等着听你讲故事

感谢您的关注。但该作品是老道的一位本家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地址:
斗门路9幢1号

联系电话:88912181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8:00-17:00
 

QQ| 手机客户端| 奉化论坛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4-81850000 举报邮箱:nb81850@qq.com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Template by Comeings!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浙ICP备12015969号-2|浙B2—20120226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