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切换到宽版
 找回密码  

奉化论坛(奉化信息网)

搜索
【时代地产|时代尚府,7月15日认筹启动|群星演唱会,8月5日奉化体育馆火热献映!】
查看: 5672|回复: 8

我的外公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7-7-7 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你外公又要淘老苦类!”小时候外公一说过去的事,外婆包括妈妈和舅舅们都会说这句话。一个“又”字,透露了他们略显烦躁和不耐烦,可我喜欢听外公说话,外公说的都是让我好奇的新鲜事。
     外公说,他15岁就独立生活,给地主放牛,给人种地,什么活都干。因为租房子住,几乎住遍了白杜村的每个角落。一直到和外婆结婚,都是靠自己撑起来。现在想来,沙桃园建起一排新房子的日子,应该是外公一生最辉煌的时候。
外公个子不高,圆脸,喜欢喝点小酒。外公读过书,年轻时候和爷爷一起在乡政府工作过,不同的是爷爷劳力很强,外公更像一个书生,只是不太得志。尽管如此,在我眼里,外公却称得上是家族里最会脑筋的长辈。
外公家门口有一口井,大家都用塑料桶打水,水满时用塑料桶打水还轻巧,碰到水浅的日子,绳子放下去很难把水打进桶。有的人干脆砸下去,“啪”地把水桶覆在水面上。水是打进了,次数多了,费劲不说,水桶也砸得开花。外公自己设计了一个打水桶,桶身是铁皮的,桶底覆盖一块厚厚的橡胶,只用一个铁钉固定。打水时,只需轻轻放下去,井水冲开橡胶就进去了。水满了,往上一提,桶底的橡胶被桶里的水压得紧紧的,满满的一桶水就轻松地打上来了。外公真聪明,我爱听外公说话。更重要的是,除了说过去的事情,外公还会给我们讲故事。一次,吃完晚饭,外公给我们讲狗熊的故事。他讲得很生动,我们姐妹俩听得太投入,不知不觉天黑了。故事听完,望望外面,我俩不敢回家了,感觉狗熊就在路口等我们……
当年白杜还是乡政府所在地,从我记事起,外公外婆承包了乡里的旅社,当年这旅社是乡里唯一的旅社。旅社在二楼,走上楼梯,正对楼梯的是接待室。右边是旅社的一个个房间。右拐是一个照相馆,名字叫“风光照相馆”。可惜旅社没有一个风光的名称,外墙上似乎依稀有红色大字,写着“白杜旅社”。旅馆有有双人间,三人间,只有接待室对面假三楼是一个单人间,一共五个房间,十几个床位。来住的大多数是一些做小生意的外乡人,偶尔也会有乡政府的工作人员。因为只住宿不供餐饮,就由外婆一个人打理。开始应该生意不错,后来街上开起了个人旅馆,白杜撤销了乡政府,客人越来越少,外公外婆就不再承包了。
      当时外公是乡里纺织厂的管理人员,可惜厂子不景气,没多久,外公就失业了。有一阵子,村里人种花木很红火,外公花了大本钱在院子里引进了几十棵五针松,还自己发明制作了防盗系统。几根尼龙线从围栏穿过院子连接到二楼卧室门口的几个玻璃瓶。夜里若有风吹草动,卧室门口的玻璃瓶就会被打破。每次去外婆家,第一件事就是要看看楼上那几个玻璃瓶是不是完好。当时有一种非常矛盾的心理,既希望有新的发现,当然又不希望真的有小偷光顾。这个新型装置到底灵不灵呢?我很想试一下,可是在外公外婆眼里,我是个乖小孩,我不想破坏外公的心血。大概过了一年多,我对那装置几乎失去关注的时候,突然有一天发现那几个玻璃瓶竟然没有了。打破了!不是小偷,而是让几个顽皮的小孩捷足先登了。我想,他们大概也是怀着和我一样的好奇心吧,早知如此,不如让外公亲自实验一下呢。最终,外公并没有再挂几个新的瓶子上去,形势变化太快。也就那么一两年时间,五针松由名贵花木成了卖不出去的鸡肋,没必要再为他们提心吊胆提防小偷了。
     外公是个很有想法的人,后来还买过很多蚕豆,想做成倭豆芽后卖,结果豆芽发得不好,卖不出去,很多豆种还生了虫子。望着一地变得红棕色很多小窟窿的豆子,小小的我听见了外公的叹息。当时大舅二舅都已经结婚,小舅也大学毕业有了好工作,就算没挣到钱,应该也对生活没有什么大的影响。但几次创业都失败了,让外公显得很失落。外公的身体应该从那时候起就已经慢慢不对劲了。直到有一次,他骑自行车去栖凤小外公家,半路避让汽车摔得头破血流,后来在小外公护送下才回到家。我们都长大了,他很少再“淘老苦”,也没人听他讲故事了。他端着酒杯的手微微发抖,一有好吃的就大声地叫喊隔壁二舅家最小的表妹:“阿巧——”叫声响彻整个沙桃园,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生气发火了。
      后来,外公的身体就一直走下破路,先是视力模糊,妈妈舅舅们带外公去看眼科,既没有白内障也不是青光眼。查来查去查不出病因。后来去宁波做各项检查,医生诊断为老年性脑萎缩,说是无药可医。没多久,外公人也逐渐糊涂起来,有时连自己有没有吃过饭都记不清,腿脚也越来越不灵便,这样过了两年多,最后竟然卧床不起了。
       那年,我在江口小学上班,大舅的女儿在江口中学读书。家里来电话说外公不行了,让我带上表妹一起回家。我在表妹教室门口对她说:“爷爷要走了。”哽咽着再也说不出第二句话来。表妹听了,愣了一下,眼泪刷地淌下来。直到今天,我俩谈起那一幕,还是忍不住掉眼泪。
外公去世十多年了,那时候他老人家才68岁,如果活着,到现在也才八十多。我的外公,幼年还不记事时太公就去世了,成了孤儿的他跟着她的寡母(一个小脚妇女)颠沛流离,他尚在襁褓中的弟弟只得送了人。后来阿太再嫁,外公有了一个同母异父的弟弟。外公姓陈,他的弟弟姓蒋。这个和他不一样姓的弟弟,和他保持了几十年的手足亲情。如今外公去世十多年了,小外公还是妈妈娘家最亲的亲人。幼年丧父,一生劳苦,晚年疾病缠身。外公不是喜欢淘老苦,而是实实在在地苦了一辈子。多么希望再听听外公“淘老苦”,可惜再也没有机会了。
      今天是7月7日,抗日战争爆发80周年。之所以要记下这个日子,之所以今天要写一写我的外公,因为外公“淘老苦”时,说得最多的话是他小时候在宁波。日本人来了,大桥上有人站岗,都拿着枪,所有的老百姓过桥,都要向他们行礼才能通过……
      很多话,经过岁月的洗礼,才能明白其中的心酸;很多人,住在心灵的深处,深夜人静才敢想念。我的外公,大名叫增善,善良了一生,他也把这两个字深深地烙进每一个家人的心里。

点评

支持: 5.0
支持: 5
挺朴实的一位老人,过着自己伟大的生活,但还是苍海一栗,这就是人生,这就是生活。  发表于 2017-7-8 10:12

新浪微博达人勋

 楼主| 发表于 2017-7-8 07:14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沙桃园到童家
     我的外婆家在泉井,门牌上写的是:泉井新村。这个地方变成住户聚集的村庄,也就四十几年光景,外婆家是最早在这儿建房居住的,后来周围慢慢房子多了,人们才把这地方叫做泉井新村。
泉井新村,这地名一看就知道是因井而来。的确,泉井在当地是早就大有名气的,妈妈说她小时候住在前头门时经常到泉井挑水。
外婆家最早是在前头门,那是两间畚斗楼。所谓畚斗楼,就是像畚斗一样,后面密封,前面二楼开了窗,实际有两层。妈妈和她的三个弟弟一个妹妹都是在那畚斗楼里出生长大的。外公到沙桃园造房子,已经是妈妈和大舅二舅成年时了。
      外公是极少把泉井这名称当作自己家的地名的,在他眼里,泉井就是井,他的家所在的地方叫做沙桃园。当年沙桃园种了很多的番薯,因为土地沙质多,种不了其他娇贵的庄稼。年轻一代,很少有人知道沙桃园这个名称了。外公喜欢沙桃园的开阔,在自家地里造了四间新房,严格地说是三间正房加一间楼梯间。这一排房子刚造起来时,在当年是非常气派的。可以想象,当年整个白杜村几乎都是老房子,在这空旷的沙桃园一下子造起一排房子,迅速被相亲们当作了风水宝地。周围建房的越来越多,不出几年北边新建的房子就和前头门相连了,南边的房子一直造到中学的后门。
      新房造好后,外婆一家就住得非常宽敞了。后来,大舅结婚时住了西边的一间,二舅结婚住了东边的一间,中间本打算留给小舅,小舅外出读书在城里安了家,外公外婆后来就一直住在中间。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妈妈说,她其实是没有住过新房子的。她出嫁时新房子刚刚造好,一家人还住在前头门,喜酒倒是在沙桃园的新房子摆的。我听着听着,仿佛一下子穿越到了四十多年前那个夜晚。夜幕下,这沙桃园里唯一的新楼房里灯火通明,一家人喜气洋洋。各处贺喜的亲眷们都赶来了,有从栖凤赶来的小外公一家,有从柴桥赶来的外公的姨妈一家,有外婆的娘家人,有山厂的亲戚……头天晚上这一餐嫁女儿的喜酒,叫做杀猪夜饭……
      爸爸和妈妈同村,知道彼此,却从没有打过招呼。爷爷和外公因为工作相熟,觉得自己的儿女年龄相当,门当户对,决定结为儿女亲家。在此之前,两个当事人几乎没有过任何形式的单独交流,即使在路上碰到了,也低着头当作互不认识。那一夜,对于妈妈来说,是多么忐忑的难眠之夜……
       第二天,妈妈就嫁到了童家,步行从前头门到童家就5分钟光景,即使从沙桃园到童家也用不了10分钟。这几分钟的路,妈妈来来回回走了四十多年,外婆也来来回回走了四十多年,连我和姐姐也跟着走了近四十年……如今,外婆走不动了,我六十多岁的妈妈,天天在这条老路上走来走去,去照顾她八十多岁的老母亲……
      从沙桃园到童家,这条路那么短,几百米而已;却又那么长,我们几代人,走啊走,来来回回,走不完也走不厌,这辈子依然要不停地走下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7-7-8 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娶媳妇才叫杀猪夜饭,嫁囡叫什么问你外婆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7-7-8 10: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您在说我们这些人的事。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7-7-9 23:0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外公新屋上梁,我去递瓦片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7-7-15 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戆大 发表于 2017-7-9 23:01
你外公新屋上梁,我去递瓦片了。

你到真会巴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7-7-17 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差点就指腹为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7-7-18 16: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你写的我也想我刚过逝没多久的外公了
来自: iPhone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地址:
斗门路9幢1号

联系电话:88912181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8:00-17:00
 

QQ| 手机客户端| 奉化论坛(奉化信息网)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Template by Comeings!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浙ICP备12015969号-2|浙B2—20120226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