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奉化论坛(奉化信息网)

搜索
查看: 2940|回复: 0

[音乐] 《异形:圣约》:当惊悚沦为史诗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7-6-20 11: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雷德利·斯科特异形系列的第六部影片《异形:圣约》已经揭下了它神秘的面纱,质量究竟如何,相信各位都有自己的评价。

一部优秀的恐怖片,如果能使观众自始至终地沉浸在对未知的恐惧之中,如芒在背、坐立不安,那可以说是相当成功。而在观后之余若是能够引发些许联想那便更是不可多得。这些,1979年上映《异形》都做到了,这也使它毫无疑问地成为了影视经典。而其之后的五部续作是否成功做到了这一点,在我看来还有待商榷。

一、惊悚的沦陷

试想你是一位看过79年版《异形》的观众,7年后《异形2》在影院上映。当你来到影院观看这部续集的时候,你的心理活动会是怎样?你已经知道黑暗中等待你的是什么。即使导演有意将怪物隐没在暗处,你也可以想象出它移动的样子,嘴边留下的涎水,副齿弹射出的样子。当异形再度从暗处袭来,你感到的将不是恐惧而是兴奋,你会期待看到由雷普利带领的队员们如何和它们展开搏斗,并最终手刃怪物。横飞的酸液和血浆取代了来自未知的恐惧,最初的恐怖感也已大打折扣,因此后来的三部异形续作,也越来越带有冒险片和怪兽的味道。

你或许会说,续作中也有新的异形出现,它们同样也很恐怖。但最关键的一点是,你已经知道你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了,也能够说出它的名字。而当你能说出你所惧怕的是什么的时候,那最根本的恐惧也将随之消失。反观后来新出现的异形品种:雄蜂、信使、女皇、逆种,它们均是在H·R·吉格尔所设计的异形原型基础上的加工、变形。这种形象上的创新仅仅能带来短暂的感官刺激,和那种源于未知的恐惧无法相提并论。



在79年版《异形》中,瑞普利和她的六名队友在货运飞船所面临的威胁,是除了自我之外的一切:飞船中神秘的生物,随时有可能反目成仇的队友,以及飞船外寒冷孤寂的太空。在这种未知的威胁面前,观众和影片中的角色是完全平等的,船员们的绝望和无助能够被观众的每一个毛孔所充分吸收。

但是观众又与角色是不同的,角色只能活在故事中,而观众生活在银幕外。我们可以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撕去影片中异形的神秘外衣,于是它的创造者H·R·吉格尔为全世界所熟知,每个人都能对异形的机械与人体相融合的诡异风格谈上一两句。在这一去神秘化的过程中,影片原本的恐怖感也随之被逐渐淡化。

1997年上映的《异形4》为这一系列的第一阶段划上了一个句号,影片也已经完全偏离了惊悚电影的初衷而成为了奇观化的怪兽电影,关于人性、人造人和科技进步的探讨完全流于表面。前半部分血腥的搏杀就是为了引出瑞普利和异形的基因混合而产生出的逆种。再没有神出鬼没的行踪,冷酷无情的行动,和血腥的破体而出,这只颜色惨白拥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的怪兽一出生便倒在了瑞普利怀中,正如导演完全向观众缴械投降——将原本的未知恐怖,转化为了暴露在镜头之下甚至通几分人性的“逆种”。

于是,异形这个诞生于1979年的太空幽灵,被导演和观众一点点地从黑暗中拖拽到了镁光灯下,离开了神坛的异形也摇身一变成为了人们口中的谈资,流行文化中的热门元素,影视公司的摇钱树。

二、史诗的诞生

2012年《异形》首部曲的导演雷德利·斯科特再度挑起了拍摄“异形系列”的重担。《普罗米修斯》的横空出世,将这个渐渐被人们淡忘,身躯上已经积满了一层薄灰的异形又一次拉到了世界观众的面前,不仅如此,甚至直接将它拉到了生命诞生之前的地球,并且还顺便回答了人类究竟是怎样诞生的,这一终极哲学问题。“史诗感”、“杰作”、“宏大世界观”,一时之间种种盛赞将影片包围。导演直接将之前四部曲数百年的时间跨度,拉伸为了整个地球的生命史甚至更长,直接超过了人类各民族史诗的时间跨度的总和。不得不说雷公这步棋走得实在是妙绝。

延长的故事时间,必然需要更为丰富深刻的主题思想去充实。于是,工程师、人类、人造人、异形生命,这四个种族因创造欲而产生的因果轮回,成为了这一阶段影片的核心主题,其又分为:造物主与创造物的关系,科技进步的利弊,人类文明的延续,等多个次级主题。



“普罗米修斯”、“圣约”,影片的名字大有深意。一个来自古希腊神话,一个来自基督教经典。一个是人类文明火种的创造者,一个是基督徒的领袖与上帝签下的神圣约定。希腊文化和希伯来文化,作为西方文明的源头,被导演双双完美地套入了影片的叙事之中,可见雷公对于西方经典可以说是如数家珍。在“圣约”中更是变本加厉,借大卫和沃特两个人造人之口,引出了19世纪两位著名的恶魔派诗人——拜伦和雪莱。以及就《奥兹曼迪亚斯》这首叙事诗究竟是出自那位诗人之手,这道送分题展开了抢答。事实证明芯高一筹的沃特的文学基础显然更加扎实。

在《普罗米修斯》和《圣约》中的去神秘化行动仍旧进行得如火如荼,先交代了异形生命体源自工程师种族的一种基因病毒,接着又详细交代了“异形”经典款究竟是由哪几种动物的基因组合而成的。

于是这位来自上个世纪的太空幽灵,在新世纪又一次转换了角色,成为了一位酷酷的传教士。它以自己残留在人们头脑中的“觅母”(文化编码)作为强大号召力的基础,将众多信众聚拢在身边,当然每个人必须首先缴纳一张“赎罪券”(电影票),然后便开始在自己的世界观中重新阐释一些已经被无数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阐释过的哲学问题。貌似深刻的探讨,实则空洞而浅薄。
漫长的时间跨度,众多的角色人物,引人深思的哲学命题,迟早出现的激烈战斗,等诸多元素构成了异形电影新纪元的基础。这样的系列电影被称作史诗可以说是实至名归。而它最吸引人的特质——源于未知的恐惧——也跟随着第一部中的异形一同被抛入了黑暗广袤的宇宙空间,再难寻觅。

三、电影宇宙大行其道

当各个电影公司旗下的“宇宙”开始大行其道。人们关注的焦点也从影片本身转向了所谓的“影片交际”(CONNECTION)。电影可以看不懂,但彩蛋不能不看,的观影理念蔚然成风。要知道一部艺术杰作的精髓在于留白,一个优秀的艺术家不但应当知道在那里开始,更应当清楚在哪里停止。构建所谓的“电影宇宙”让多部作品之间产生联系,绝非是漫威的创举。西汉司马迁《史记》的“互见法”,以及19世纪法国文豪巴尔扎克《人间喜剧》的“人物再现法”,都是创建一个完整艺术世界的高超技法。



一味地追求这种史诗性的叙述,在影片之间搭建某种自洽的内部联系,并不会对后续电影的拍摄产生多少便利。以异形为例,随着系列影片的增加,观众想要看懂某部影片就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并且每一部电影的完整性和创作的自由度也会受到之前影片的影响。电影毕竟和电视剧有所不同,观众不会为了一部系列续集,而将精力和注意力保持数年之久。

借助互联网这一平台,现代商业的迅速发展和影视文化风靡全球。一些上个世纪的经典影片,一再以重拍、改编、续作的方式登上大银幕或小荧幕。

情怀、恋旧、童年回忆,占据了现代人的业余生活。每一代人都在缅怀自己的青春,借着现代商业力量不断地反刍着那点可怜的回忆。我们一再感到尴尬,却不知为何。其实,尴尬源于我们最原始的羞耻心,因为头脑中总有个声音在告诉我们:这种生活状态并不正常。但我们却仍旧随波逐流。
人类的文化创造仿佛陷囿于无限递归的深渊,真正能够引人深思的经典被束之高阁,为数不多为人熟知的作品和故事也被鬼畜、恶搞、娱乐捣得稀碎。当每个节日(无论是传统节日还是自创节日)都成了电商购物节,倘若再有《异形》这样的经典诞生,要么被众人忽略,要么则被现代商业所绑架作为新的“传教士”。

愿那只异形在太空中安好。


渐变画

来自: iPhone客户端来自: iPhone客户端
file.jpg
file.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地址:
斗门路9幢1号

联系电话:88912181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8:00-17:00
 

QQ| 手机客户端| 奉化论坛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4-81850000 举报邮箱:nb81850@qq.com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Template by Comeings!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浙ICP备12015969号-2|浙B2—20120226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