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奉化论坛(奉化信息网)

搜索
查看: 3061|回复: 4

想起父亲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7-6-16 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谨以献给父亲节



(一)
      白昼多长出了一大截,天该亮了,亮得不透彻,雨还在下。
      推开窗,有湿漉漉的风吹进,带着初夏荼蘼老去的味道,吹拂在身上,有骤然的凉意,但随即还是感觉出一些快爽了。
      晓风驱散了睡意,却是一夜的梦如柳絮般丝丝缕缕,还在心头里飘。
      我一直无法准确地作出对梦的定义,这是一种怎样奇妙的组合?很多人说它是睡眠状态下一种虚拟的体验,而人生又何尝不是虚拟的?
      当人工合成的东西越来越多地充塞进我们的生活,转基因的食品,人造的器官,几乎一切都可用来仿造。不久的将来,人们或是能够依靠摸拟的快感来替代真实,而梦也成了可以设计的东西,上穷碧落,下至黄泉,我们想和谁在一起,都能招来魂魄,入到梦中,那种别离的感觉从此只能凭着些文字去记忆了。
      可是现在总还不能够,悠悠生死别经年,两处茫茫皆不见。梦中的父母竟成了我的奢侈。我那一肚子想要说的话呀,能给谁听?

(二)
      又想起父亲,想起很久以前读到过的一篇有关“父亲”的文章。那是一代又一代的孩子都曾经有过的迷失。
      八岁时,“老爸真了不起,什么都懂!”
      十八岁时,“父亲有点落伍了,他的理论和时代格格不入。”
       二十八岁时,“老头子一无所知,简直陈腐不堪。”
       三十八岁时,“我不知道是否该和家父商量商量,或许他能帮我出出主意……”
       四十八岁时,“唉,父亲去世了,其实他的看法相当高明,遗憾的是我知道的太晚了。”
      从崇拜,到反叛,到静思,到追忆。“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牵不到你的手。”如此朴实的文字,是孩子对父亲最真切的评价。无奈的是,人往往只在失去的时候,才想到他的好处。
       对于父亲,我何尝不是这样!

(三)
      父亲有我们七个儿女,他一生看重功名,一直耿耿于曾经与单位同事的一次吵架,人家咒他的儿子都是废物。我不知道骂他的那个人现在有多出息?是否足以光宗耀祖?但父亲真的很指望我们有所成就。
     我也曾思索着父亲的理念。人对自身价值的衡量总是各由其阅历、教养和生存环境所决定,中国人崇尚读书取仕,万般皆为下品,可偏偏最倒霉的事、最倒霉的人生都因着“功名”二字。
     李斯临刑前流着眼泪对儿子说:“现在想再与你牵着狗,出东门捉兔子,也不能够了呀”;陆机临死伤心地对弟弟说:“我们家的华亭鹤声,还能再次听到吗”。崇祯皇帝在杀长平公主时哀叹:“谁让你生在帝王之家啊”;至于那些为官所牵、为名所累的例子就更多了。
      一个叫张翰的人,秋风时节,在尝过一口家乡过来的莼菜鲈鱼羹后喃喃自语:“人生贵得适志,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乎!”随即高悬官印,命驾南归。
       沉浮人世,殊途同归,谁能说自己活得就一定比别人高明?我在到了今天这个年龄,真的没有了太多功利上的冲动,这是我对自己能力、运势、性情的判断。尽管这样的“自知”多少带着些无奈和愧疚,但只能这样了。父亲他能接受吗?

(四)
      父亲是宽容的,他会迁就我的淘气,我们一起玩过抓阉的游戏,他找来几张小纸条,写上“玩耍”、“写字”、“读书”、“午睡”,等等不同应景的字眼,教我一一辩认,完了,将纸条叠成签,我要抽到那一张,就要按纸上的指令去做。
     那是个炎热的晌午,邻家的孩子东张西望地趴在我家的窗台下,约我一起玩耍,鬼鬼祟祟的不敢大声叫唤,是怕大人的训斥。父亲命令我躺下午睡!可我哪里拗得过窗外的诱惑,抓耳挠腮,辗转反侧。
      抓阉的办法终于在父亲的妥协下用上了,这是多么刺激的刹那,如果抽到“玩耍”,我会扬起纸签,没等父亲宣布结果,便一溜烟地跑出家门。
      我很少受过来自父亲的惩罚,他的鞭笞也总是象征性的,有几次他的戒尺高高举起,就在即将落到我屁股的一瞬间,稍稍的偏了一下,“叭、叭”地打在了凳子上。我的任性或是在这样的姑息下得到滋长,但更多的是自律,是洁身自好。

(五)
       父亲曾给我指出过两条致命伤,现在想起来未尝不扼腕蹬足。
     “你做过的好事,都被你这张嘴巴说出的话给抵销了。”
     “你只盯着手里攥着的那点点东西,谁还跟着你玩。”
      父亲是对的,爱说话的人,最大的悲哀就是把自己暴露在别人的枪口下,成为人家的靶子。而犯小器的毛病,没有可以相帮的朋友,终究成不了大事。
然而,不让我说话,该要牺牲多少真我?周旋于无可适从的气场,这有多伤自尊?或得,或失,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言行付出代价,何况,我要留住性情,自以为是。
      我一直没有忘记父亲的话,但改不了了,青眼白眼,就长在额头上,格局不大,境界不大,这是阶级的烙印。父亲的告诫便是我身上永不愈合的伤口,一会儿结成疤一会儿又被揭出血来。

(六)
       好在我走过的路一直顺当,有过的磨难都不足以把我击挎,到现在,也就更不想给自己以羁束,不愿为了点名利事,使我不得开心颜;更不会为些蝇头小利而丧失了做人的风度。
      做大事是要付出代价的,尤其要有相配的体本,承受得起得失祸福。淝水之战,谢安领导的东晋军队以少胜多,战胜前秦。捷报传来,谢安正在下棋,神情安闲,等到下完一局,这才起身缓缓说了句“小儿辈遂,已破敌。”如此雅量,岂是学得来的!再是想想生于帝王家的李煜、赵佶,原就是吟诗作画的料,坐江山的事真的是难为了他们。
      我肯定不具备“干大事”的潜质,也就别再摧残自己了。做些无为小事,以消无涯之生。我知道,我的这样不求上进,是会被父亲骂的。
      父亲是1919年生人,他活过82岁后,撒手而去。他是坚守在家的最后一片落叶,我便是围着落叶盘旋的那缕风。每当我的记忆落在老家那扇包着铁皮、油着黑漆、些些锈斑的大门,悄然推门进去,吱呀作响,尘封处,家依旧,花开落,月徘徊,恍若昨日。耳边再是响起父亲的声音,那么熟悉真切,由远及近,我会应声而去,风的味道,天的颜色,一如从前。我想跟他再是说上几句,愿他老人家释怀。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7-6-17 03: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父爱如深山,父爱似大海
来自: Android客户端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7-6-17 04:58 | 显示全部楼层
父亲节:祝天下父母都幸福、快乐、长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7-6-17 19: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写得情真意切,感人!
来自: Android客户端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发表于 2017-8-22 22: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多事失去了才懂得去珍惜
来自: 微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地址:
斗门路9幢1号

联系电话:88912181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8:00-17:00
 

QQ| 手机客户端| 奉化论坛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4-81850000 举报邮箱:nb81850@qq.com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Template by Comeings!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浙ICP备12015969号-2|浙B2—20120226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